戴金燕坐落,凤九儿才放开了她,戴金燕却反牵她的手。

“你叫九儿?”她问道。

“嗯。”凤九儿点点头,“凤九儿。”

“戴将军和我爹爹也很快就见了,待会见面后可以再好好聊聊。”

“好。”戴金燕放开了凤九儿。

凤九儿回头看向其他两人,微微含笑,转身往外走了出去。

“九儿小姐。”御惊风见凤九儿出来,一脸惊喜。

“御大大。”凤九儿抬眸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男人。

“让人去准备早膳,茶水也换一换,有果子吗?”

“有。”御惊风颔首。

“多准备点果子,还有洗刷的东西,坐了一整晚,大家也不好受。”凤九儿环视四周一眼。

“吩咐兄弟下去休息,留下一些人就好。”

“是的,九儿小姐,我现在就去安排。”御惊风拱了拱手。

“你安排一下,自己也去休息吧,黑眼圈很重。”凤九儿摆了摆手。

“好咧。”御惊风颔首,转身。

凤九儿也转身,掀开帘子,往回。

帐营里,只有七人。

九皇叔,三位城主,还有三位城主各自带来的贴身护卫。

凤九儿径直走向帝无涯,坐回到他怀中的位置。

“三位前辈。”凤九儿倒了一杯茶,端起了茶杯。

“我相信你们也认识我夫君了,之前也许会有些不愉快,但,我希望在之后的日子里,大家有合作的可能!”

“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,九儿没权去改变什么。”

“这杯茶,是为了我们今天能聚在一起,我干了,你们随意。”

凤九儿举起杯子,干了杯子中的茶水。

戴金燕敛了敛神,终于在她身上收回目光。

帐营里,传出了倒茶的声音。

戴金燕举起茶杯,看着凤九儿,微微勾唇,昂头,一口喝掉茶水。

“像,越看越像了。”

她看凤九儿的目光很炙热,但凤九儿也解释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。

无妨,有的是时间去了解。

另一边,也响起了倒茶的声音。

王玉堂举起杯子喝下,不说话,甚至连眼神都未曾给凤九儿和帝无涯。

这与世无争,却心思缜密的模样,着实让人看不透。

“哼!”贾金山冷冷一哼,说道,“让我向一个别国乱党降服,我死也不从!”

“何来的别国乱党?”一道深沉悦耳的声音,从外面传来。

御惊风掀开帘子,恭恭敬敬地摆了摆手:“夜王爷,请!”

“夜王爷?”戴金燕第一个反应过来,站起。

她死死地盯着门帘方向,连身子都有些颤颤巍巍。

这是不管是在戴将军,还是戴城主身上,都从未出现过的。

一向的戴金燕沉稳,果断,内敛,今日却一次两次让与她相熟的人吃意外了。

贾金山没理会戴金燕,抬眸看向门帘处。

王玉堂看了戴金燕一眼,目光往外飘。

门帘处,恢复了容颜的凤离,迈着修长,矫健的步伐,大步走了进来。

“戴将军,许久不见!”凤离一进门,便看见了迎上来的戴金燕。

戴金燕“噗通”一声,跪了下来。

“夜王爷,没想到真的是你,你还好吧?”

“本王很好。”凤离轻声回应了句,摆手道。

“戴将军,咱坐下说话。”

御惊风搬了一张长椅,来到主座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