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翠兰站起来,领着裴璟去洗漱了。

裴洋却并没有走,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姜染,眼神中竟然还带着一些委屈。

只看着裴洋着眼神,姜染就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。

姜染无奈的笑了笑。

“我刚刚一打开大门,就看到他就坐在外面。我去接小璟,他就跟在我后面,路上唠唠叨叨说了不少话,不过我没有承认他。”

裴洋一直在认认真真的听着姜染解释。

听到最后之后,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“我就知道,肯定是这小子贼心不死,偏要缠着你,等到我下次见到他,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,让他离咱们家远一点。”

姜染有心里想要说什么,但看着裴洋的表情,最后什么都没说。

裴洋的性格她还是明白,口中虽然这么说着,但裴洋做事并不会毫无章法,更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。

与其说是教训,不如说是口头上赶走。

姜染也是希望姜湛不要再过来的,和裴洋的想法是一致的。

见姜染不说什么,也不反驳自己,裴洋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他就知道,他家大嫂的心里,肯定只有他这一个弟弟。

别的。

哼哼,都要靠边站。

裴珊珊看着裴洋,眼神中有着些许的无奈。

她怎么觉得,她这个二哥突然变得幼稚了起来。

有这样想法的,不仅仅是裴珊珊一个人,还有陈兵和沈月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