缭绕又熏人的烟雾,让厉双儿胃里一阵不舒服。

她的眸光,落在江煜身上。

包厢里的其他人,都看到了她,包括江煜身边的女伴。

唯独江煜,没有抬头看她一眼。

包厢里打牌的几个公子哥,厉双儿都认识,有江煜的好兄弟燕舟,宋洲成,还有一个何少。

都是江煜那个圈子里的。

除了宋洲成身边,其他三人身边都有年轻貌美的女人陪伴。

燕舟看了眼厉双儿,轻轻在桌下踢了脚江煜。

江煜抬起眼皮朝门口扫了眼,很快就收回了视线。

将厉双儿当成了透明物。

厉双儿深吸口气,提醒自己不要气。

江煜就是这么狗,要不她怎么叫他狗逼男人呢!

厉双儿红唇勾起笑,她朝着包厢走去。

江煜薄唇里咬了根香烟,他身边的女人,拿着打火机正要替他点烟。

突然一只莹白纤细的手伸过来,将打火机夺走。

厉双儿微微弯身,拿着打火机的手凑到江煜跟前。

幽蓝色火苗窜起,烟头被点燃。

江煜身边的女人很不满厉双儿的举动,她朝厉双儿扫了眼,见她容貌艳丽,气质不凡,眼里露出一抹嫉妒和危机感。

“你是谁?今晚江少是我的,你要做生意,去宋少那边,他身边还没有女伴!”

宋洲成自从被江煜拉黑后,他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重新跟他联络上。

他哪里敢再让厉双儿作陪?

没有了往日在厉双儿面前的流里流气,他忙不迭摆手,“不用了!”

厉双儿没有在意宋洲成的态度,她只看着江煜,“我想跟你谈谈,耽误你几分钟!”

江煜没有说话,他身边的女伴相当不满,“你谁啊?江少是你想谈就谈的吗?你没看到他正在打麻将,没空跟你谈?”

女人剥了个葡萄,喂到江煜唇边。

江煜将唇间咬着的香烟拿走,吃下了女人喂去的葡萄。

看到这一幕,厉双儿气得半死。

但面上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的情绪,她看向靠在江煜身上的女人,似笑非笑,“你问我是谁?”

女人见厉双儿气场骤变,眼神凌厉,她微微皱了下眉,“你难道不是会所里新来的?怎么,你还将自己当成江少的女人了?”

“我是他太太。”

什么?

女人好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“你快别搞笑了,江少还是单身好吗?我可从没有听说过他结婚了!”

厉双儿一把抽过江煜手中夹着的香烟,她抽了一口后,缓缓朝着江煜的俊脸吐出。

看到这一幕,除了江煜,其他人都惊呆了。

燕舟放下手中的牌,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,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宋洲成看了看江煜,又看了看厉双儿,不知道他们什么情况,不敢乱说话。

大家的目光,都落在了厉双儿和江煜的身上。

江煜身边的女伴,脸色几度发生变化。

听闻江煜脾气阴晴不定,没有女人敢在他面前如此造次。

可眼前这位自称他太太的女人,居然敢对他吐出一口烟雾——

女人有些同情,又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厉双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