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够久

这样赤裸裸的注视,苏浅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。

她最初是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,企图无视他的目光,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但她发现过了半天他完全没有一点儿要收回目光的意思,反而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......

终于,苏浅忍不住瞪了司墨寒一眼,低声道:“你不是来看孩子们睡觉的么?看我干什么!”

司墨寒仍旧是理直气壮的面不改色,也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,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,又再次将目光移回到两个孩子身上。

苏浅只觉得十分无语。

跟这种闷葫芦交流起来也太不爽了吧!?

每次都好像一拳头打在软软的棉花糖上,一点儿作用都没有不说,就连士气都瞬间消散了......

这下好了。

他不盯着她看了,她似乎就更没理由赶、哦不,请他出去了......

于是,苏浅抱着两个熟睡的孩子沉默着,司墨寒面无表情的盯着两个孩子的睡颜出神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就这样过去了半个小时。

苏浅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僵了,但是有司墨寒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,她连挪个身子都觉得不自在......

终于,苏浅又一次的忍不住了。

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司墨寒的脸色,试探性的开口道:“那个,司先生啊......

您看,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。像您这样日理万机的人,时间一定非常宝贵,休息时间更是弥足珍贵。

虽然我非常理解您的慈父之心,但是保重您的贵体更要紧啊对不对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