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欢和老父亲吃完糕点之后就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目送女儿离开的秦老爹马不停蹄的赶去了皇宫,并熟门熟路地找到了皇帝陛下。

爱岗敬业的皇帝此刻还在努力地批着折子,且时不时地大骂一声:“户部的人是不是来骗朕俸禄的!成天只知道跟朕哭穷!朕要是有钱,还养他们做什么!”

骂完之后,似乎还不解气,接着下一个折子就要继续骂。

好在他的大总管及时阻止了他。

“陛下,秦将军来了。”

“秦将军?”

皇帝放下折子。

方才还乌云密布的脸瞬间变得如春风般和煦。

见秦老爹已经到了殿内,立马起身相迎:“爱卿今日怎有空来看朕?”

一边说,一边露出解脱的微笑。

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。

走近之后,皇帝才发现自家爱卿今日心情似乎极好。

脸虽然还是那张冷若冰霜的脸。

但眼里喜气几乎都要冒出来了。

而且跨的步子还比平时长了约莫半寸。

简直稀奇。

也不知道是遇上了什么喜事。

“陛下。”

秦老爹行了一礼。

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和皇帝说起了今日女儿递给自己糕点的事。

说到动情之处,眼角还差点流下泪来。

皇帝笑吟吟地坐着。

听得十分耐心。

见他说得停不下嘴,还很贴心地为他倒了一杯茶润润口。

一杯茶水下肚,秦老爹很是欢喜地做了总结:“欢儿长大了。”

语气甚是欣慰。

脸上的表情虽然不能同步,但不难看出他的喜悦。

皇帝也为他感到高兴。

毕竟这些年,这位爱卿可没少为了宝贝女儿的事操心。

在战场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大将军,也曾数次被女儿搞得形容憔悴。

“那便恭喜爱卿了。”

“多谢陛下。”

喜悦之后,秦老爹又提到了褚玄霄。

大致描述了一番今日和他对弈并谈论兵法的事,然后破天荒地夸了一句:“此人惊艳才绝,可惜……”

最后那句可惜,不用说皇帝也知道是为什么。

当年褚玄霄母亲病逝,他也为之惋惜了一段时间。

谁知她的儿子也体弱,时常都病着。

“确实可惜。”

皇帝也觉得遗憾。

能得到自个这位爱卿一句惊艳才绝的评价,想必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侄子定是个有真才实学的。

可惜那位侄子体弱,腿脚也不便利。

不能随时进出皇宫。

不然自己的折子就不愁没人批了。

说到折子,皇帝瞄了一眼龙案上成堆的奏折。

殷勤的为秦老爹再添了一盏茶:“今日御膳房做了好些吃食,爱卿用些再回去?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分享完快乐的秦老爹神清气爽,果断拒绝了自家陛下的提议:“欢儿晚上还有事要和臣商议,臣得赶紧回去。”

说完便起身告辞。

见他难得欢喜,皇帝最终还是没能丧心病狂的非要留他下来给自己批折子。

秦老爹走后,皇帝没滋没味地喝完剩下的茶,认命般地坐了回去。

摇摇头,叹了一句:“罢了,空欢喜一场。”

之后又开始勤勤恳恳地骂起写折子的大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