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老爹带着褚玄霄去到一个湖心小亭。

这是他下棋的地方。

以往只要有时间,他就会在这里下棋。有时是和他养子对弈,有时养子不在,他就自己和自己下。

秦老爹坐上自己的专座,并示意褚玄霄在自己对面坐下。

秦欢对这个没有兴趣。

直接告辞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秦老爹看着秦欢离去的背影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瞥了一眼棋桌旁放着的糕点,摆摆手让人撤了下去。

褚玄霄看出了岳父大人的落寞,不动声色地整理着棋盘。

……

一进到院子,秦欢就找了一个空房间。

进门,上锁。

摆出炼制钟情蛊的材料。

两只小指甲盖般大小的白胖胖小虫躺在玉盅里,旁边整齐的摆放着大量药材。

【宿主,这虫子你哪来的?】

这话004早就想问了。

她给宿主的空间虽然大,但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生活物资。

可没有蛊虫这样危险的东西!

【你想要?】

秦欢摸出一只竹筒,和之前给安亲王送礼物的竹筒一模一样。

不用说004也知道里面装着什么。

【不,不想!】

004连忙拒绝。

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对它一个统子没什么作用,但有时宿主给它的感觉很邪门。

它得小心!

【呵。】

秦欢嘲讽一笑,气得004反向拉黑了自己。

没了004的打扰。

秦欢拿出一个小陶锅开始慢慢熬药。

工作时的秦欢一改往日的温吞缓慢,表情严肃又认真。

熬药的过程很是漫长,秦欢一直在旁边耐心地观察着火候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锅里的药慢慢开始变色。

当一大锅药开始变红变透之后,秦欢捞出里面的药渣,接着又朝里面扔了一些别的药材。

捞出来的药渣被秦欢放进了玉盅里,喂给小白虫。

两只白胖小虫看着不大,但胃口却出奇的好。一大堆药渣不一会就被两只小胖虫分食完毕。

在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上午。

秦欢捞出的药渣终于喂饱了两只小胖虫。

陶锅里的药也已经变得通透碧绿,看起来极其漂亮。

关掉小炉子的火,秦欢掏出一只玉瓶将药装好。

微微吐了一口气之后,门外响起了丫鬟的声音。

“小姐,午膳已备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秦欢应了一声,将药和小虫都收好。

打开门。

“走吧。”

……

秦欢到的时候,秦老爹和褚玄霄都在饭桌上等着了。

两人的间气氛还相当融洽。

一向话少的秦老爹竟然还跟褚玄霄谈论起了兵法,那亲切和蔼的态度,和褚玄霄刚进门时简直判若两人。

可以说很神奇了。

看这样子,褚玄霄的棋艺应当很是不错。

不错到秦老爹看褚玄霄的眼神里偶尔还能闪过一丝相见恨晚的遗憾。

“爹。”

坐在主位上的秦老爹见到自家女儿过来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张了张嘴之后又好像没找到话题,只能淡淡应个:“嗯。”

之后秦老爹数次张嘴都没能再找到说话的时机,于是只能颓然放弃。

作为一个冰山面瘫,秦老爹的颓然使得他的面色变得更加冷凝。

看起来有些吓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