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是原来的秦欢,方知意自然是戳中了她的软肋。

可现在此秦欢非彼秦欢。

现在的秦欢,可不会把褚玄辰放在眼里。

没有立刻弄死他就不错了。

秦欢轻轻扬了扬手,一小包药粉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方知意的身上。

接着,她对着身旁的暗卫道:“她挡路了,丢开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秦欢!你……”

暗卫行动迅速,方知意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架着拖远了。

她的丫鬟想要阻止,也被一并解决。

一行人被毫不留情地丢在地上。

瘫坐在地的方知意面色恍惚。

她怎么都想不到,秦欢竟然敢这么对她。

明明在以前,自己只要暗示秦欢世子不喜欢她这么做,她便会立马惊慌修正。

可今日她提到世子的时候,秦欢却像是没听见一般,连表情都没变一下。

为什么会这样!

方知意有些愤愤。

她自小便看不惯秦欢。

明明她没有自己聪明,也没有自己乖巧,可她却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宠爱。

无论是镇国大将军,还是皇帝陛下,全都恨不得将她宠上天。

区区秦欢。

她凭什么?

凭什么!!

方知意气得一把掐断了院子里的一株花草。

紫红色的汁液顺着手指流下,在她的手上留下了一片淡紫色的印记。

“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丫鬟连忙扶起方知意,面露惊惧。

“滚开!”

方知意打了丫鬟一巴掌,看着方才秦欢站的地方气得咬牙切齿:

“秦!欢!”

今日之耻,他日必定加倍奉还!

以前我能说服世子一起设计引诱你,让你对他情根深种受尽嘲讽;往后,我也一定能让你生不如死!

方知意被丢的地方并不远,秦欢很容易就看见了她的扭曲的面庞。

虽然没听见她说了些什么,但也能轻易猜到她不过是在放狠话而已。

秦欢对此毫不在意。

转头就对着褚玄霄甜腻腻地喊了一句:

“夫君~”

褚玄霄坐在轮椅上,垂着眼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听到秦欢的声音,也只是抬眸淡淡看了她一眼。

没有回应只言片语。

“夫君,你怎么不理我?”

秦欢对他冷淡的反应有些意外。

明明之前这么叫他还会害羞来着。

这前后不过半个时辰。

他竟然就腻了?

这男人还真是薄情。

看来,炼制钟情蛊的事已经刻不容缓了啊。

“无事。”

褚玄霄的声音有些淡。

跟昨晚的试探和今早时不时的害羞比起来,现在他的反应有些过于冷淡了。

像是要和秦欢保持距离一般。

【宿主,目标是不是被你吓到了?】

004的表达有些委婉。

实际上它更想说的是秦欢二话不说就动手,变脸速度太快,人设崩得没边儿。

目标肯定是被她的凶残和变脸的速度吓到了!

如果可以。

它很想换一个温柔且不会崩人设的宿主。

【呵。】

秦欢将004拉黑。

然后推着褚玄霄出了门。

门外,马车早已备好。

褚玄霄腿脚不便,秦欢就直接将他抱上了马车。

身体忽然腾空的褚玄霄被秦欢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