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妃莫急。”

道士看着仙风道骨,说话也不疾不徐。他一句轻描淡写的安抚,竟奇迹般地让安亲王妃镇静了下来。

这让安亲王妃更加相信这次这个道士是有真本事的。

不像之前的几个,什么用都没有。

“大师快请进!”

“嗯。”

一行人进了王府。

一路上,道士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,似乎安亲王府的泼天富贵也不能入他的眼。

越往里走,道士的眉头皱得越深。

安亲王妃小心问了一句,“大师,我儿和我家王爷,还有救吗?”

道士一脸沉重地看向王府东面,言语之间尽是凝重:“这要贫道见了王爷和世子才能知晓。”

安亲王妃心里一沉。

王府东面,是辰儿住的地方。

“还请大师一定要救救他!”

“还请王妃安心,贫道自当尽心竭力。”

说着,就到了褚玄辰的院子。

早晨褚玄辰刚犯过病,痛出的冷汗湿透了全身,头发粘黏在一起,看起来很是狼狈。

安亲王妃进门的瞬间眼睛就红了,扑在褚玄辰身上大喊:“我的儿!你受罪了!”

哭喊声大得惊人。

秦欢带着褚玄霄默默往后退了一点。

褚玄霄目色平静地看着这场面,神情冷淡。

“大师,大师你快救救我儿!”

“王妃莫急。”

道士缓步向前。

安亲王妃立刻让出空来。

道士走到褚玄辰床前,拿出一只瓷瓶,倒出一颗药丸来喂给褚玄辰。

过了一阵,在褚玄辰的无名指处划开一道小口,用一只小瓶接了三滴血液。

将小药瓶装好,道士才转身对安亲王妃道:“令郎片刻便能苏醒。”

“好!好好好!”

不出片刻,褚玄辰果然悠悠转醒。

“我儿!”安亲王妃立马扑了过去,神情激动,“我儿,你终于没事了!”

“母妃。”

褚玄辰犯过病,此时还很虚弱。

安亲王妃扑的那一下让他很是难受,“母妃,你先放开我。”

“好,好好好!”

安亲王妃立马起身擦干脸上的眼泪。

“辰儿,这是娘请的大师,就是他治好了你!”

“大师?”

“是啊,辰儿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褚玄辰动了动身子,感到前所未有的松快。

若真是这道士救了自己,那他确实是有些真本事。并非之前那些沽名钓誉之辈。

这么想着,褚玄辰对道士的态度就恭敬了许多。

“见过大师,多谢大师救命之恩。”

“世子不必多礼,你的病症在下虽有办法,但现在却只是暂时遏止住了,世子并非痊愈。”

“并非痊愈?!”

褚玄辰吓得滚下床,紧紧抓住道士的道袍:“大师,你救救我!救救我!!”

道士摇摇头,叹口气,语重心长道:“世子稍安勿躁,还是让在下先为王爷看看。之后的事,还需再商量。”

“好,好!”

褚玄辰连忙起身,“大师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

-

此时,安亲王正在书房砸东西。

里面一片瓷器炸裂的声音。

“他秦厉戎是什么意思!偏和本王作对!待来日本王荣登大位,本王一定要杀了他!杀了他!”

这话明显透露了安亲王的狼子野心,已经完全不是外人能听的程度。

可却正好被道士听到了。

虽然他现在依旧是一幅风轻云淡的模样,像是没听见那话一般,但难保他不会说出去。

褚玄辰推开门。

心里已经有了决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