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走吧,回去休息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当晚,褚玄霄又被秦欢紧紧抱着睡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楚谦就到了秦欢的院子,并送给她一把非常锋利的匕首。

说是为了防色狼。

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还一直盯着褚玄霄。

很明显,对真相不明所以的楚谦以为自家义妹是吃亏的那个,丝毫不知自家妹妹才是那个对褚玄霄的美色虎视眈眈的“色狼”。

楚谦有些忙,送完匕首就走了。

“真锋利啊。”

秦欢将匕首插进一旁的石桌。

取出。

匕首毫发无伤,石桌中央却多了个窟窿。

看得出这匕首是个好货。

褚玄霄也知道这一点,顿时担心起了自己的人身安全。

今早饭后,秦欢没有再给褚玄霄喝药。

只是为他把了把脉:“差不多了。”

褚玄霄体内的那点毒素全都清除干净了,以后早晨的药都可以不必喝了。

喂小胖虫的药倒是要再喝几贴。

之后就可以把它给取出来了。

“多谢。”

褚玄霄收回手腕,郑重道谢。

毫无意外又被秦欢鄙视了:“你就这样道谢?”

小手都不给摸?

不过摸小手是不够的。

再怎么都要给个亲亲!

要亲小嘴嘴的那种!

褚玄霄:“……”

褚玄霄凑近秦欢在她唇上轻轻贴了一下。

速度很快。

秦欢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没了。

豆腐被吃得多了,褚玄霄都已经习惯了。

就算“道了谢”也没有丝毫脸红,只是耳尖粉了一点。

“这样……可好?”

“嗯,不过这样更好。”

说着,秦欢俯身而下,亲自取了“谢礼”。

一个绵长的吻后。

褚玄霄双颊绯红。

秦欢则有些意犹未尽:“下午不用药浴,要不要出去转转?”

“嗯……好。”

褚玄霄垂着头,想着方才那一吻。

心跳微微加速。

他也……很喜欢。

她待自己这样好,他很难不喜欢。

只是……

越是喜欢她,就越是在意褚玄辰。

怎么办?

不想让她喜欢褚玄辰。

褚玄辰……

果然还是要消失才好。

褚玄霄这样想着,主动牵了秦欢的手。

不可避免的,被她又摸又捏。

当天下午,秦欢带着褚玄霄出了门。

不过两人的运气可能不大好。

出门没多久就遇到了褚玄辰一行人。

秦欢倒是没什么,褚玄霄的反应就大了。

两只眼睛一直悄悄盯秦欢,生怕她多瞄褚玄辰一眼。

“欢儿。”

褚玄辰一见秦欢,眼睛一亮,立马挡在她前面打招呼。

至于坐在轮椅上的褚玄霄,他只当没看见。

“你挡路了。”

秦欢的手动了动。

怎么办,想弄死。

该说方知意和褚玄辰不愧是一对吗?

都喜欢挡她的路。

还叫得这么恶心。

“欢儿,你怎如此和我说话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