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后的几天,秦欢一直在为褚玄霄治腿。

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回安亲王府的事。

这就么过了近半月。

这天,秦欢为褚玄霄治完腿,照旧推着他去吃饭。

门一打开,外面站着一位和秦老爹同款面瘫脸的冷漠俊男。

楚谦。

秦老爹的义子。

而且,楚这个姓……

【楚谦是皇帝的人?】

褚是国姓,楚和褚同音。

只有皇帝才有资格赐楚姓。

一般拥有这个姓的人,该是皇帝的心腹才对。

【是的宿主。楚谦原本是皇帝身边的暗卫。】

【哦。】

【……】你怎么不继续问了?

我都还没来得及讲镇国将军和皇帝陛下感天动地的兄弟情呢!

比起安亲王,皇帝可是真把镇国将军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!

“欢妹。”

楚谦不仅和秦老爹一样面瘫,甚至连说话方式都和他差不多。

吐字跟要花钱一样。

能少说就绝不多说。

“义兄。”

褚玄霄见秦欢称那人为义兄,也知道了来人的身份。

便和秦欢一样打了招呼。

可对方只淡淡应了一声。

似乎并不想搭理他。

只是看着秦欢道:“我从塞北给你带了些礼物。”

说着,身后一群人鱼贯而入。

每个人都带着一个精致的宝箱。

宝箱打开。

里面各色奇珍异宝简直要晃瞎人的眼。

“可还喜欢?”

“嗯,”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还挺值钱,就是感觉没什么用,“多谢义兄。”

“没什么,小玩意。”

听到秦欢说喜欢,楚谦语尾微微上扬。

欢喜明显。

之前看义父写信说欢妹成亲后有了很大的改变,现在很是乖巧。

当时他就想回来看看了。

可惜义父后来又吩咐了些事,让他给耽搁了。

“哦。”

秦欢点点头,推着褚玄霄出了门。

“义兄可要一同用膳?”

“嗯。”

得到了一同吃饭的邀约,楚谦开心得不行。

想到欢妹是成亲后才有了这么大的转变,楚谦看轮椅上的妹婿也觉得顺眼了不少。

不过,这妹婿还是弱了点。

轮椅都要欢妹推。

“我来吧。”

楚谦不忍妹妹受苦,立即接过了给褚玄霄推轮椅的活。

秦欢:“……”

抢我活?

这义兄怎不干人事!

秦欢目光幽幽地看着褚玄霄。

褚玄霄很无辜——自己明明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,为什么又要被她这样盯着?!

晚餐平平无奇。

饭后,褚玄霄照例被秦欢灌了一碗汤药。

味道依旧精妙绝伦。

“听闻妹婿很会下棋?”

此刻,楚谦才认真看了看褚玄霄。

这些日子,褚玄霄已经被秦欢养得长了些肉。

身材不再像之前那样瘦削。

不过楚谦还是嫌弃。

于是向他发出挑战。

“尚可。”

“那便对弈一局?”

“求之不得。”

一盏茶后,楚谦落败。

恰好此时秦欢拿着拐杖走了过来。

“过来试试。”

楚谦原想再来一局。

却被秦欢无情拒绝了。

“他没空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